锤啊锤啊我的骄傲放纵

2018 Dallas漫展见壳记

柠:

预警:非常啰嗦。


-


    坐在从LA飞回东京的飞机上写这篇repo。


    或应该说是后记,漫展已经过去近一周,有很多部分已经模糊不清了。


    上一次见Amy还是在上海,不过讲真时间太短我完全记不得SHCC发生的事情和与Amy的对话…因此记忆还是停留在两年前达拉斯漫展美好的两天。


    一转眼新剧的第二季都要开拍了,也想过要不要见完这一面就Move on,或者其实Amy会不会已经根本不记得我们了……然而都是想太多。见到第一眼就知道这坑是不可能出了Orz


    也许只是这一趟见到的壳总体的感觉情绪有点down和疲惫(因为漫展前一天才刚旅游回来?)
    好像没有了前几次见她时的雀跃,变成了另一种东西。我也很难描述,还是写一篇没什么营养和逻辑的流水账吧。


-


    4日到LA,第二天飞往Amy的老家Dallas。


    见Amy之前也没有什么心情去玩别的…漫展是6日下午入场,中午我们就去两年前壳推荐的水族馆晃了一圈。


    到场馆排队的时候总之就是很懵,完全没有要见壳的实感,见到也不知道能说啥。一半蒙圈一半清醒地到了签名桌前的队伍里,没看到Amy,定睛一看发现桌后坐的女孩子…………是……Ava…


    三个人同时感到了恐慌……本来就怕尴尬现场了,女儿在旁边的话感觉无论我们跟Amy说啥在她听来都是“我们真的真的很喜欢你妈”Orz


    而且排到半路的时候,Ava突然跟在给其他人签名的壳示意了我……壳就憋笑……emmmm装作暂时还没有看见…真是尬到窒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队伍动得很快,一瞬间就到了面前。收钱的大妈是新来的agent Acker,听说我们每个人要n张签名内心估计都是mmd Chinese people真有钱hhhh


    真的非常感激我们俩英语白痴(尤其是在壳面前)的人形翻译机 @chain ,在对话卡住的时候各种圆场,可以说是非常优秀负责了(。




    Amy送走了前面一位,“终于”看到我们,用一个巨大笑脸迎上来……然后我华丽丽地腿软到了地上,嗯。


    “我终于见到你们了!”


    她从桌子后面站起来给了我们仨一人一个热情拥抱,Ava呢就在旁边一脸冷漠……




(前前后后排了6、7轮……由于我的记忆真的很错乱,接下来的东西可能没有任何时间顺序)




    壳问有没有见过Ava来着,表示嗯在上海见过一次。


    见壳紧张到仿佛面试,恨不得每次都从自我介绍开始找话题……然而因为已经不需要自我介绍,就只有常规寒暄,“你们现在都住在哪呀”“老样子,旧金山和东京”“哇又专门为这个飞过来的吗”“明天还要去Vegas参加clexacon”……blablabla,然后话题一度断层。


    女儿在旁边的气氛真的十分……有趣。时不时会插个嘴,Amy有时会把我们的东西拿给她看(比如她还拿我印的A4照片给Ava,说,你看这个纸好好哦23333)


    还有一次我们聊到一半Ava突然凑到Amy耳朵旁边讲了句悄悄话,之后Amy就东张西望看起来十分紧张不知所措。


     “what happened?”


    “你们知道我是几点钟去拍照吗……”


    “呃……好像是6:45?”


    (壳儿安心的笑容)“好的”


    嗯,果然还是那个记不清自己到底有啥工作的迷之女演员XDD




・Chain帮我问Amy还记不记得两年前在达拉斯送她的画册。


    “当然,怎么会不记得?”


    于是我忍不住调戏她一下↓


    “今年你不是在ins上po了一张画,说是在信件里找到的嘛?那是我几年前在新泽西给你的”


    于是Amy果然张着嘴一脸着急hhhhhhh,“你又没有在上面署名Frog……”


    说因为那时候还没有这个名字啦,壳又解释说因为搬家东西很多都放乱了。我表示开你玩笑的没关系没关系,就是我如果突然给你一张新的,说加到之前那本里,你要是忘了根本不知道我在说啥就尴尬了hhh




    然后把这次极其不情愿地画的Caitlin·各色各样的beans·力大无穷·ANDYYYYYYYYY·我们需要谈谈·Strucker夹在一本厚厚皮革文件夹里给了她。


    然后就目睹着Amy把它从保护套里一层……一层……地……抠了出来……把那张裸的画开开心心地端详了半天之后拿给女儿看并且……把套在画外面的塑料封套塞回了文件夹里……还给了我…


    ??????


    “……整个都是给你的呀?”


    “Oh!This looks good I thought you might want it back...”(边说边抚摸那个文件夹2333333)


    嗯然后Amy打开了夹在里面的一套明信片,封口处贴了……她以前给我画的丑蛙的贴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是我头像)


    Amy:你怎么这样呢!


    之后帮带的签名里有几张要她画画的,我就在旁边看着还什么都没说呢……Amy就一边画一边哼唧说,you are gonna make fun of me again(。


    可爱cry???????





    ・第二轮的时候我好像主要是替你们R聚聚传话,内容就不细说了……


    总之就是跟她提到,饭上她之后生活和想法都发生了很多改变,一转眼三四年过去了真的已经完全不一样,觉得是她给了很多好的影响(我真的是第一次跟Amy说这么正经的话XD)


    感觉壳羞到就快双手捂脸了(。捏着嗓子晃了半天才说,我才是啦~




    让她签另一个迷妹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Chinglish,Good good study day day up,问Ava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因为Amy说她还在学中文),然而Ava并听不懂“学习”这个词23333333


    之后好像我就把做的agent King的FBI证给她了(?)壳超级兴奋,拿在手里各种摸,然后说“我以后是不是可以进很多普通人不能进的地方了!”
    ……救命(。





    之后整个漫展她都把那个证放在手边(。



    ・让壳自由写台词,她把左边右边的头发都搓了个遍也没想出来该写啥2333333 还跟我告状说chain刚才告诉她以后不要总是写Maybe someday或者kiss kiss to you,可是她真的想不起还有什么台词(。


    “你可以写kiss kiss to you的中文呀”(继续调戏hhh)


    “……这个我会写”


    壳于是抓起记号笔就在桌布上开始涂画orz 然而……


    “上一次你就写了上下颠倒的,这次左右好像也颠倒了哈哈哈哈或”


    然后她又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拿照片遮住了桌布上的涂画(。


    问Amy能不能想出一个句子,表达“一夜暴富”,因为这个迷妹说如果她一夜暴富了就能来看你了。本来正在冥思苦想的Amy……裂了(。




    之后好像是让她画了牙齿??我不记得了……
    本来以为她画一颗就行了,结果她一下笔就画了个圈???这是啥???她说是口腔……一口牙画得仿佛一个大篮子,实在有点恐怖……
    于是壳儿又机智地……说……没关系她再画个舌头……然后就……嗯…………



    给我签这那张catch root的时候,她反复指着精灵球问我这个东西是不是pokemon(而且那个发音真的是很有趣了2333333)我说对,你玩过那个游戏吗?


    于是壳说,她玩了那个要举着手机出门到处去找monster的,但是里面好像没有这样的(指着照片)




    哈哈哈哈天啊,当然没有了这是我P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


    写名字她又问,你到底真名叫什么为什么我想不起来……我表示根本没告诉过你啦。
    “差不多应该告诉我一下了吧,虽然不一定记得住。”“Emmmm...you’ll find out tomorrow,maybe.”



    ・问了壳还记得SHCC上的事情吗,她说当然记得信息量不要太大。只能告诉她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我能想起来的只有一锅从来没见过面的迷妹们坐着赌了一夜(。


    因为Ava去跟小伙伴玩了,我们才准备好提来的梅酒hhh


    先是Chain帮我们解释了一下为什么包装箱的封口是开的(被海关抽查XD)壳把酒坛子拎出来看到就笑裂了,说这是不是要让她明天去不成漫展…


    包装箱后面用日文平假名贴了她的名字,Amy立刻说,“我知道我的名字用日文怎么写!”


    她掏出便签纸写了个……“イミー”(实际上应该是エイミー)看到我俩表情复杂,壳:“我在日本的时候他们都是这么告诉我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以可以,这么多年了你还能记得,只不过漏了一个字(。


(之后那又是一张迷之消失的便签纸)


    都提到日本了,我说Amy你知道吗之前日本有个网络投票,选的是最popular的海外女星,你是榜上第二名!壳(惊呆)“真的吗?那为什么还没有人找我去日本?我真的很想去啊,或者我可以为了Have fun专门去一趟,那可能要麻烦你们带路了”


    来啊!来啊!?求之不得好吗!!orz



    ・这个问题是Chain问的,问Amy觉得Root在506里说的那句“Family politics....”,是因为真的向往一个家庭,还是说她其实只是在开玩笑。


    如此正经的一个问题……


    Amy(看了一眼写在纸上的台词):“我记得在剧本里有一个逗号。是Family,politics...”


    “剧里确实说的是Family politics啊?”


    壳一脸搞砸了的表情,“那完,我念错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的,我不笑。



    ・Amy听说有人第一次去LA,说有一大堆东西要推荐……想了会说,不行,我明天在飞机上想一个list写了拿给你们(。


    买东西归来的Ava当着我们的面把一张钱卷着的信用卡塞给了她妈


    “妈,我刷了你的卡”


    “……买了什么?”


    “这个,还有这些,”Ava说着唰地拉开了手里的塑料袋


    Amy:“……”


    “等会你要拍照,我现在能去看别的东西了吗?”


    嗯于是壳给了女儿一个亲亲,把信用卡放进口袋里,继续面带笑容地看向我们……(。


    我们也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


    到这时候收钱的大妈似乎已经被麻痹,接受了我们这三个中国粉丝源源不断地从裤兜里摸出现金买n张签名的设定(并不是自己的啦orz),并且对我们诡异地微笑…


    甚至旁边管理队伍的工作人员问,能给你们三个拍张照吗因为你们很有趣……不禁想起两年前的agent Acker逐渐弃疗的目光(。



    ・拍照之后仿佛排了两轮,实在是没什么清晰的记忆了,就写一下脑子里有的点吧。


    Amy说,三周之后就要去拍新剧了(冷漠脸)。本来说好会搬到达拉斯或者LA拍戏的,结果夏天这么热,我们都被困在Atlanta,回不了家。


    甚至签名的时候她写到一半说,啊这张原来是TG里的,没想到……我还以为铁定是和Harold的哪个对手戏呢。然后壳就写不出词了……我们建议说写个TG的台词
    “我不觉得有什么好的台词啦……”(小声嘀咕)


    嘘。






    壳问我们有没有见过Sarah来着(在剧组见过30秒的人瑟瑟发抖XD),没有见过的话明天Clexacon就能见了。
    “要赶早上的飞机所以要提早收摊回家睡觉,要是能和你们一起晚上飞就好了……可是我没带行李”(十分委屈)


    告诉她明天我是PRESS可能会出现在媒体堆里,希望她不会觉得不自在(日本式地递出了工作名片XDD)


    最后我问了她还记得微博密码吗


    壳听完,愣了一秒,然后一脸懵逼地缓慢摇头……


    “因为不是我注册的……不过我觉得我好像还能上?”她准备钻到桌子下面去找手机,刚弯下去又回来了说,“要不我明天再弄!”


    “如果你需要帮忙设置的话可以告诉我们。”


    “I do need help!”她又一次试图钻下去找手机…然后又弹回来,“不行,我还是明天再弄好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要收摊回家了但是为什么可以这么可爱啦


    签完say了个Goodbye明天见,她从桌子后面绕出来再一次给我们每人一个巨大拥抱(再次感叹她真的抱好紧好柔软并且emmmmm完全感受不到xiong的存在)


    16线女星自己坐的摊自己收,把一叠一叠的照片放进纸箱子里拖去Vegas第二天继续用……真·接地气23333333


    目送Amy把收到的礼物(文件夹和酒坛子)抱在怀里笑裂着退场了。





    你们壳真的是特别特别好看,特别特别精致,比任何照片视频里的都美多了(镜头真的很难抓她的点)就算黑成非洲壳也美!!!


    真的是史上第一次和Amy聊到已经……不知道还能聊什么了orz


    正沉浸在无限的幸福中呢


    然后那晚神奇的我们被名为AA的神奇航空公司华丽丽地坑了


    延迟到怀疑人生


    WE’RE LIVING EXAMPLES SHOWING THAT “LIFE IS A CRAP” LOL


-


真的是太啰嗦XD


在飞机上电脑快没电啦


Vegas的部分和壳推荐的LA游记,就等改天再写(没什么干货可能会非常短)


—柠—

产不出粮的文渣

我:xx大佬 我要饿死了。。。生个孩子给我吃吧。。。(๑• . •๑)

大佬:。。。你咋不自己生,天天问我要儿子吃 好意思么你o( ̄ヘ ̄o)

我:好。。。好意思 话说 我这不是在造娃呢吗!生了就不吃你儿子了!

大佬:哦?预产期啥时候?

我:。。。咳。。。难产了。。。或许是死胎。。。。

大佬:。。。。。。

即将军训引发的.....无聊(liang)脑洞

某天 刘涛习惯性拿出爪机刷刷微博 看到今日话题基本都在围绕她的肤色...身旁某迪瞟了一眼斟酌后说

“其实我也很好奇,你是怎么变成今天这样的,我记得你小时候可白了...”

说完安迪便感到后背发凉,一股怨念围绕身旁

刘涛心中不禁回忆起当年...

二人儿时便相识,安迪智商超群,刘涛暗恋已久,却碍于面子问题迟迟不肯表白

直到初一军训时,炎炎烈日中刘涛不知从哪学来的方法,用卡纸剪出“Andy”大字贴在身上。经一周沐浴这字便如纹身一般印在皮肤,无法清除。

怎料老刘家一向管的紧,看着这般不伦不类可很是糟心,家庭大会后 索性将她扔到阳光下暴晒直至黑到看不清字迹方可作罢。没想到这一晒竟让她黑了半辈子。

刘涛如今想来越发觉得这事和安迪脱不了干系,但现在这混蛋居然嘲笑自己,简直过分!可这件事,她是一生都不会向安迪坦白的。

原因?

切 ,才不是觉得傻呢!

许你一世长安

早先看手写版就哭的厉害 再次回顾感慨良多 期待春华宝宝@

楚曦:

之前手写的转文字版


——————
他不会忘了那个下雨天,她为了他杀人的那个雨天。
刀进刀出,侍女的鲜血喷溅在张春华浅色的衣裙上,刺眼的红印入司马懿的眼,而她就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看那姿态,仿佛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冷血无情。司马懿静默地走近,走近,他才发现张春华那双瞳孔放大的双眸和垂下的轻微颤抖的双臂。原来她还是害怕的。他伸手替张春华拭去脸颊上的血渍,温柔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子,他的夫人“夫人可还好?”她仰起头对着司马懿微微一笑“无事,夫君且去休息”行完礼就拖着长剑离去了。司马懿的眼神一直随着张春华纤瘦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他偏头看着地上那尸体和那摊血迹,眼神从温柔一点一点转为冷淡,最后竟冷得可怕。突然,又下雨了。


大雨冲刷了血迹 ,尸体也被清理掉了,不留下一丝痕迹,仿佛这天下午并没有发生什么。只是……连续几夜了,张春华总是半夜惊醒,梦里那个侍女浑身是血来找她索命,每每惊醒,司马懿总是会揽她入怀,轻抚着她因为恐惧而微颤的背,然后在她额前落下一吻,告诉她别怕,他在。她在那时候就把他当作了她的全世界了吧。


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也是他和她的第一个孩子。谁都没有想到,一向身体健壮的张春华难产了,性命担忧。出于无奈,司马懿被问及保大保小的问题,他恍惚了,他从未想过这个问题,他只想过带着春华和孩子过的平安幸福。踌躇了一番,他闭上眼睛,艰难地吐出“保小的”看着大夫进去关上门,他只觉得口干舌燥,眼角微涩。其实他后悔了,在说出那三个字之后就后悔了,他可以接受没有这个孩子,但是失去春华,他不敢想象。


一年冬天,司马懿被召入宫中议事未归,张春华夜里独自出门赏雪。这些年,虽说不上甜蜜,但也算恩爱安稳,她虽出自武将世家,但内心却也是一个平凡女子的追求,嫁得一个如意郎君,生儿育女,白头偕老,现在过的不正是她当初所希望的吗?虽有遗憾,却也不敢贪念更多,有他不就够了吗。寒梅傲立,白雪芬芳,佳人信步于梅园,只是独自一人。张春华望着枝头朵朵娇艳出了神。“夫人”他回来了。“君侯,怎么回来了?”她转过身却不曾看他的眼睛,她一直如此,他也没有做过多的要求。“是的,回来了。夫人夜里不休息,怎出来吹风了呢”他揽过张春华的肩头,顺势往身边的秋千上坐下,鼻尖抵在她的发丝,梅花的清香与她特有的体香进入司马懿的胸腔。“妾身看雪停了,也正好睡不着,就出来走走”她倚在他的怀里,很温暖,寒冷的雪夜也不再冷,微光点亮了黑暗。


“春华”这是他第一次不是在夜里翻云覆雨情到深处才唤张春华的名。“君侯可有什么事?”张春华依旧低着头,这是近几天她头一次见到司马懿,他这几天不是在书房就是在宫里,似乎忙的不可开交。“春华,为夫明日就要随从出征了”出征?他要出征了? “君侯还请保重身体,妾身知道君侯是为了天下为了国家,但是君侯,一定要平安回来,于师儿于昭儿,于妾身,君侯就是我们的天”他上前拥住她“春花唤一声仲达可好”
“仲达……”张春华第一次抬起头看司马懿,他的眼很深邃,仿佛一潭古井深不可测,只是依稀能看出深井倒影出的她。 “仲达一定要平安回来”她很认真地凝视着司马懿,她视他为她的天,若他有任何的不测,这个家的天就塌了。司马懿疼爱的抚摸着她的脸“仲达答应春华,定会平安归来”两人在房门口紧紧深拥,时间好像就这样静止了……


再后来,司马懿宠幸了柏氏,那天夜里张春华倚在窗前流干了眼泪,可是她不知,司马懿对着柏氏唤的是一声声“春华,春华” 早晨,他在庭院碰到了张春华,平时闪耀着星星的双眸此时红肿不堪,她定是哭了一宿吧。
“君侯”她见司马懿正朝自己走过来,赶忙行了个礼转身逃走,她怕掩饰不住自己的内心,她明知一个男人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了,可自己的心却是比插了一刀还疼,她怕表露出来,让司马懿发现会不会觉得她不懂事,让或许还留有的那么一点感情也烟消云散,她只有逃,只有逃开。不过她没能逃开,司马懿是何等敏锐的人,张春华脸上一闪即逝的苦涩他怎会没有看见,他多想上去抱着她告诉她事情的真相,可是他不能透露半个字,只能望着张春华略显慌张的背影,自嘲的笑笑,到底,还是让她伤心了。


司马懿病了,病的很重,他整天在书房里躺着,来往的大夫也是按照他的吩咐悄悄来不要叫人看见,尤其不能让她看见。不知是谁走漏的消息,张春华知道了司马懿病重的事,情急之下,司马懿传来柏氏,让她挡一挡吧。张春华平时不怎么下厨,这次她带着自己亲自熬了很久的参汤来时,正好看见桌前笑靥如花的司马懿和柏氏,两人正腻歪着呢,哪有什么生病的样子。张春华努力保持微笑“君侯病可好些了?妾身叫膳房做了点汤过来”说着想走近。“停,放下,把汤放在桌上就好,你走吧”司马懿赶紧叫住张春华,不能让她再上前了,她再上前该看见自己苍白的脸色和颤抖的身体了,再上前也会被传染。张春华一怔,终于他连声夫人也不叫了吗,“是”她把汤放在桌上行了礼就走,她靠在门外眼泪不止。见张春华离开了,司马懿一把推开柏氏,冷冷的说“你可以走了”,柏氏之后会怎样关他何事,只要春华好,他就放心了。


冬天这样漫长,春天来的迟了,终究还是迟了。张春华没能熬过这个冬天,她去了。在她病入沉疴之际,司马懿时时刻刻陪在她身边,在她最后的日子里弥补她吧。眼看着张春华只有气出不见气进,他还是不能说出当年真相,只是握着她的手哽咽“春华,此时是仲达负了你,如有来世,你若还愿嫁与仲达,仲达定会许你一世长安”或许是听见了司马懿的话,她咽气的时候脸上是带着笑的。那一整天,府里都回响着司马懿的哭喊声。
府里的老仆从没见过司马懿哭过,而他现在抱着张春华冰冷的遗体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喊着“春华,春华”泪流不止。


四年后,又是一个寒冬,司马懿也病重了。夜里,外面的雪停了,他艰难地拖着病体下了床,拿上一件披风出门,走着走着,竟走到当年那株梅花下,梅花清香扑鼻而来,竟让他有一丝错觉,是她回来了吗?不,她已经去了,四年了,一切都未曾改变,那株梅花依旧娇艳,白雪依旧纯白,只是少了一抹月白色倩影,少了那个笑容美过梅花的女子,少了他的爱人。


第二天早晨,这株梅被厚重的雪压断了枝,司马懿去了。

安曲短篇



“安迪.....安迪.....你能来接我吗?”


“......马上过来”


当安迪接到曲筱绡的时候,她已近烂醉,迷迷糊糊的只有一句


“安迪...抱抱....”


安迪轻叹口气弯腰抱起这个小家伙,看着像小猫一般窝在自己怀中的曲筱绡,安迪眉头紧皱


她太轻了


曲筱绡这样的状态根本没法一个人,安迪只好将她留在了2201


小妖精糊里糊涂洗了澡,穿着安迪的浴袍显得格外的宽松,像个偷穿妈妈衣服的孩子。几经周折,酒倒是醒了几分


曲筱绡环抱着自己坐在一边,有几分失魂落魄,一向灵动的眸子也没了往日的鲜活。安迪心中抽痛,这个小妖精什么时候才能学会保护自己?


“赵医生........他今天调走了.....我们喝了好多.......”


“......小曲,你很喜欢他”


这不是问句,也不知安迪是在说给谁听


曲筱绡茫然的看着安迪,弱弱开口


“不是喜欢他”


不是喜欢?那就是更深的感情了


“安迪,你有爱过一个人吗?”


安迪愣了愣,脑子里不禁浮现出与某人的初遇,她嚣张跋扈对上她理智平静,多么有趣。她们一起做报表的夜晚,一起打扑克的小调皮,安迪嘴角轻扬。话到嘴边,却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没有”


曲筱绡目光更暗了几分


“我有,我真的好爱他啊。就是那种只要他开心,我可以放弃自己的欲望不和他在一起,因为我们在一起会有很多人不理解,他那么好.....学历、相貌、家世、智商....我这种不学无术的草包怎么可以去耽误他......怎么可以.....”


曲筱绡蜷缩着身体,隐隐带着哭腔安迪走到她身边,伸出的双手在空中停滞了片刻后缓缓落下,揉了揉她的脑袋


“你很好,不比任何人差,你看你这么可爱,古灵精怪的,又那么聪明,我....我要是个男生,也可能会喜欢上你的”


曲筱绡抱住安迪的腰,仰起头看着她,轻声问到


“那...你喜欢我吗?”


安迪脑子一懵,刚想理智say no ,却被妖精可怜兮兮的眼神盯住,实在是,不忍心再对她说谎.....


“.....我喜欢你”


小妖精上一秒还要落泪,下一秒便破涕为笑,使劲在安迪胸口上蹭啊蹭


“老赵跟我说,遇到喜欢的人一定要勇敢,不论前方等待自己的是什么,都不可以放弃希望”


“嗯?你突然在说什么?”


曲筱绡起身环抱住安迪的脖子,在她的唇角落下一吻
“安迪,我爱你~不是普通的爱噢,是想永远永远和你在一起的那种爱。那句话叫什么来着?赵医生还教了我几遍的....难不成我真是草包吗……不管了,反正我就是想告诉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温热的感觉异常清晰,而且没有任何不适,就像是之前在公园被那只叫曲小五的猫咪舔舐的感觉……痒痒的,但是她不是曲小五,而是曲筱绡


她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她知道这些话代表什么吗?她知道她们要面对的是什么吗?


看来....她很清楚


看到了安迪的犹豫与惊讶,曲妖精第一次慌了


“安迪...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是老赵说让我勇敢一点的!他说我既然喜欢你就应该告诉你,不管结果如何都至少对得起自己,他要调走了还特地找我喝酒劝我说出口……算了算了!我...我酒后胡言!我什么都没说,安迪...安迪....你可不可以不要不理我,可不可以.....”


安迪伸出手圈住曲筱绡,将她按在怀里,这才渐渐消停,安迪揉了揉她蹭乱的头发,轻叹一声,缓缓开口


“我说了,我喜欢你,所以小妖精,我愿意”

“愿意...什么?”

“和你谈一场纯粹的恋爱”


亲爱的别着急,你想要的,都会有






看到唯粉与cp粉争执,不由想问一句,剧中cp(无关现实)与水仙cp算在cp粉内吗?
有点纠结以后发水仙文能否带我涛tag....
万能列表求解

SA(六)

17周年纪念,再来一章(*^3^)

(六)

“Andy,真不打算留我吃饭?这么狠心?”

“抱歉包总,不太方便,还请另寻佳人作陪。”

Andy看着这黏糊糊的大肉包子,尽力压下心头的反抗,天知道这包子跟了她多久?与包氏的合作已经定下,她必须与他商谈,开始还觉得有趣,现在却感到无比烦人。

Andy一次次的拒绝,甚至是对他触碰的强烈厌恶,使包奕凡的自尊受到了伤害,他想...再试一次

“你要干什么?”

包奕凡停住即将碰到Andy肩膀的手,看向门口

“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

看到来人,Andy如释重负,立马上前求助,男人无视某包子敌视的目光

“嗯....有些头疼”

“头疼?不会生病了吧?”

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好像.....感觉不出什么。见此,男人轻叹口气,拉下她温热的手,将头贴上她的额 “要这样才能感觉到吧?”

下一秒,他松开了Andy

“你知道吗?”

“?”

“我的安迪啊,很笨”

“嗯???”

Andy一脸不解,包兄凶神恶煞

“安迪有着最聪明的头脑,却总是在小事上犯错误,要知道,他刚才还走错了。城市变化太快,地图更要随时更新,没办法,只好随时强化,以免外来病毒入侵。”

Simon说得光明正大,细细推敲也并无不妥,至少Andy是这么想的。

“你好Simon,我是包奕凡”

包奕凡隐约猜到Simon的身份,立马收回怒气

Andy闻言浑身不禁一抖,碰掉了餐桌上的水瓶,清脆的炸裂声在房间回荡。将Andy的恐惧尽收眼底,Simon脸上掩饰不住怒气

“怎么了?”

包奕凡十分诧异,他只不过是与Andy的弟弟打了个招呼,有必要这么大反应?

直到被冷冷地请出房间后包奕凡依旧不能理解这是怎么回事。

“放心,我来解决”

Simon拍了拍她的头

Andy最怕被人调查,因为她的过去惨不忍睹。而包奕凡仅凭二人的举动便能知晓他们的关系,还说出了Simon的名字,没有人会相信,这只是因为他聪明。一切,不言而喻。

“Simon,像我这样的人,是不是注定会孤独一生?”

“Andy,天才是孤独的,也是高傲的,这个问题你不应该考虑”

“不考虑的话……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呢?我只能...依赖自己啊”

“有我在,我帮你考虑,帮你承受,你只要保持这样,就够了”

“小傻瓜,你与我不同,你会有成家的一天”

“我要找的伴侣只能比我优秀,不然,她没资格”

Andy突然轻笑,走上前去半倚着他

“那我们姐弟二人,可能要继续相依为命了”

“嗯,我答应你”



SA(五)

涛儿出道17周年,愿,我们一直都在

(五)

“Simon啊,你和Andy姐都这么聪明一定是遗传的吧?你们的父母一定很聪明……其实我一直想要一个姐姐或者弟弟,两个人一起长大,多好玩啊……”

Simon看着身旁叽叽喳喳的邱莹莹皱了皱眉,对着看热闹三人组淡淡的说

“她,不是我姐姐,血缘上不是,以前不是,现在不是,以后我也不会承认。”

一番话说出口,Simon成功的收到了四道震惊的目光。一瞬后,曲筱绡最先回过神来,随后便露出了一丝了然。

Andy一出门便看见了三张懵逼脸,以及曲筱绡一副十分欠揍的表情。她不禁看向Simon

“她们怎么了?”

Simon耸了耸肩,倒是曲筱绡先开了口

“Andy呀,赵医生昨天教了我一句诗,我们刚刚在讨论呢。”

“什么诗?”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你觉得到底是有情还是无情?”

说着曲筱绡满脸笑意的看着两人

“My god 太复杂了,我暂时还搞不懂,我等会儿去查查,回来再参加你们的讨论。”

Andy笑了笑,转身下楼。Simon淡淡的看了曲筱绡一眼,不露痕迹的勾了勾唇角。

他喜欢聪明人。

从此后,在某些方面Simon对曲筱绡倒是格外看重些。曲大小姐也挺乐呵,Simon要的不过是Andy某些方面的情报,她本就好奇,如此倒令她有了绝佳的借口,而且,这也不算出卖朋友。

一天,Simon去公司准备接Andy回家,却无意看到了她秘书桌上的一束玫瑰,收件人是Andy,落款是包奕凡。Simon皱了皱眉,她最讨厌红色,也最讨厌花。

刚上电梯Simon便接到了曲筱绡的电话

“包奕凡,包氏集团小包总,实权派,能力不错,风流史更是不少,叫得出名字的女朋友少说得有一打。身材性感,骚气十足,典型的钻石王老五。他第一次是在谭宗明的酒会上遇到的Andy,现在正在疯狂追求中。让我意外的是,Andy居然对他没有办法,也可能是那包兄太过死缠烂打,她一时反应不过来也很正常。反正我觉得,这包兄经验丰富,得手概率挺大。”

Simon冷哼一声,并未说话,曲筱绡旋即识相挂断。


没过几天,Simon在路上得到消息,包奕凡在2201,面色瞬间阴沉。

“安迪,回家”

原创桌游【王令之下】

k一下 有兴趣的也请帮扩一下呗 (*^3^)

枯树:

游戏名:王令之下 适合人数:2~6人


游戏组件:身份牌六张:(伐木工、猎人、矿工、农夫、商人、牧者)
                    回合牌12张
                    王令牌12张 资源牌(木材、矿物、皮毛、田产、家畜)各50张 行动牌30(每人5张)
                    金币:48张(1金币30张,5金币12张,10金币6张)


游戏准备:游戏开始从身份牌中拿取等同人数的身份牌(第一轮随机抽,之后积分最高的开始顺时针),分发给所有玩家拿到身份之后亮出身份,拿取属于自己身份的行动卡,将资源牌分开洗混放好,从王令牌和回合牌中各抽取10张分别洗混放好


游戏流程: 开始回合:一位玩家翻开王令牌与回合牌,根据回合牌与王令牌的显示盖出一张行动牌,
                     行动回合:所有人放完之后一起亮出行动牌,根据行动牌行动并获取资源(如:一号玩家盖出一张伐木牌,则这个回合他可以领取一张木材资源牌),               
                      交易回合:所有玩家拿取资源牌之后可以与其他玩家或者银行进行交易(可以使用金币交易或者物换物,与银行交易所有货物根据价值进行交换),完成自己行动的玩家可以盖上自己的身份牌表示不再进行交易与行动
                      回合结算:综合身份牌与回合牌的效果,每个玩家交付王令牌所需要的物资或者金币,交付完物资之后,玩家可以将手中的物资换成积分(金币3:1),然后将身份牌重洗重发 重复回合直到王令牌余回合牌用完,结算分数,分数最多者获胜


身份介绍: 伐木工:你的回合如果是伐木行动,你可以支付一个金币多获得一张木材资源牌
                     猎人:你的回合如果是狩猎行动,你可以支付一个金币多获得一张皮毛资源牌
                     矿工:你的回合如果是采矿行动,你可以支付一个金币多获得一张矿物资源牌
                     农夫:你的回合如果是种植行动,你可以支付一个金币多获得一张田产资源牌
                     牧者:你的回合如果是放牧行动,你可以支付一个金币多获得一张家畜资源牌
                     商人:你进行与银行的交易时可以增加一张资源牌的价值1,翻出身份牌时获得1金币


大家给点意见吧_(:з」∠)_

SA(四)

(四)

“Andy姐,我们走吗?”

“小关你等一下。Simon,还有三十秒”

Andy转头朝屋内喊道

“离预期时间还有17.25秒,结论是?”

片刻后Simon提着两个小袋子悠悠的走出来

“方案通过”

Andy看了看手机,轻声宣布。Simon得意的勾了勾唇,一同上了电梯。

车内

“Andy姐,今天早上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关雎尔呆呆的看着Simon手中的黑色纸袋,不禁想起了早晨两人的对话。

Andy看了看副驾驶懒懒靠着的小家伙,淡淡的笑了笑

“simon说餐厅的食物有很多不是最佳的营养搭配,而他的厨艺不错,于是便提出由他来做午餐。考虑到耗时的一系列问题,他设计了一套最充分运用时间的公式,将我们每天的清晨时间稍微调整,再合理分配,最大限度利用既有时间。在不破坏生活习惯与正常作息的条件下,我做早餐他做午餐。根据计算结果,预测八点前能够准时出门。今天刚好试验成型方案,比预期时间提前了17.25秒,尚在可控范围内。所以结论是他的方案通过,明天起正式实施。”

Andy的话成功绕懵了关雎尔,又看了看一脸淡定如常的Simon,她又再一次感受到了与前方二人在智商上的天差地别。 这么聪明的两个人,即使是说情话,应该也有许多可借鉴的地方吧....关雎尔不禁想到。

自上次2202的三只撞见Simon至今,已过去一月时间,她们渐渐习惯了Simon的存在。而他们自己的同居生活也不需要磨合期,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对了,之前说要你去老谭那儿挑辆车,你考虑得怎么样了?”Andy突然问道

Simon不屑的“嗤”了一声

“我对那车痴的宝贝们可没兴趣,也看不上。都是些摆着看的装饰品,要真让人拿去开,他指不定多肉疼。随便开他的车,也就你可以。”

Andy闻言不禁一脸好奇

“为什么我可以?”

男人沉思一秒认真说到

“因为,你走了他就没钱买车了”

“......有道理”

片刻后女人点点头,煞有其事的样子。她与老谭之间是最难得的友谊,是真正以多巴胺而非荷尔蒙为起点的罕见纯洁友谊。所以她们的一切都显得那么随意。

“那你干脆去买一辆自己喜欢的,我报销”

说完,Simon便好笑的看着她

“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形象?放心吧,虽然比不上你,但是要买几辆车也不是问题”

“噢不,我只是看到中国的习惯中,都会称长姐为母,所以她们都会经常给弟弟妹妹一些礼物,于是我就在想,我是否需要入乡随俗?”

Simon伸手在她额头上拍了一下,Andy吃痛的“嗷呜”一声

“我的车已经准备好了,不过正在改装中,过段时间就到了。还有,以后不用给我礼物”

“为什么?”

“因为我已经有了最好的礼物”

------------------------------------------------------------------------

一周后

Andy本应该如往常一样送两个小孩上班,但今天却不同,Simon的新车到了。

“Andy,我到车库给你介绍”

“介绍....什么?”

之间Simon心情大好的走进电梯,身后两位一脸不解 下了电梯,Simon便对着远处喊了一声

“安迪,过来”

Andy无语

“我在这儿”

Simon淡淡的笑了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一辆黑色小车缓缓驶来,最后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停在了Simon身前。他转过身带笑的眼睛看着Andy介绍到

“这是我的新车。6.0排量,十二气缸TFSI双涡轮增压,七百五十匹马力,一千米扭转,百公里加速只需四点六秒,Quattro全时四驱系统,八活塞刹车卡钳,全车防弹,高级人工智能系统,自动驾驶卫星网络接入。全世界仅此一辆,并且只服从我们两人的命令。最后一点,因为是最高技术的人工智能,那就不能把它看作一辆普通的车,所以它需要一个名字,以后请叫它...安迪”

“...................”








码到这个点觉得自己还挺不容易的(>﹏<)晚安😴